云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云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副处级祖坟不能动暴露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0-07-13 13:59:01 阅读: 来源:云台厂家

近日,河南省政协常委赵克罗发微博批评南阳市整治墓葬的行动,称当地只铲平民祖坟,“副处级祖坟”可不动。5月6日,赵克罗删除了相关微博,称自己原发微博部分失真。当地乡干部就此事称,“副处级祖坟”无明文规定,“要是领导打招呼就往知名人士祖坟上靠”(5月7日央视)。

就舆论传播的效果看,赵克罗为微博内容“部分失真”道了歉,也证实“副处级祖坟”并无文件规定,已经起到了“辟谣”作用,但为何仍有网民揪住这种给祖坟分级别的做法不放?

“副处级祖坟”,但愿只是个传说

中国有风水堪舆的传统,皇帝的祖坟叫“龙脉”,平民的祖坟也自是另一种文化图腾。时过境迁,耕地与墓葬的矛盾日益凸显,因殡葬改革而整治墓葬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赵克罗早前的微博称:“某省领导路过南阳,见高速公路沿线坟头较多,遂要求铲平南阳区域所有坟头,通知已在南阳市政府传达至镇平县,现在正统计各村在外副处级以上官员,这些官员家的祖坟不动,只铲平民百姓祖坟。”此微博一石击起千层浪,引发网友热议。事实上,“高官授意”与“副处级祖坟”有以讹传讹的嫌疑,好在赵克罗随即作了澄清与致歉,未产生实质性的恶劣影响,也算是善意的群众监督。

真正的问题是,作为政治素养并不低的公众人物,赵委员何以竟也深信了“高官授意平坟、副处级豁免”的传闻?这个问题的背后,对应着两重现实:一者,“一言堂”在公共决策中并不鲜见。此前,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中国网和搜狐新闻中心对4426人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95.6%的受访者感叹当今社会“一把手依赖症”严重,其中75.5%的人认为“非常严重”,61.7%的受访者坦言,自己就有“一把手依赖症”。事实可能更为形象,4月27日,由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的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局长黄萌受贿案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公开资料显示,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前后两任局长周航、郑尚金均因受贿分别被判处死缓和有期徒刑4年。“一把手”接二连三倒在受贿问题上,与此对应的,必然是诸多披着“民主”外衣的个人决策畅行无阻。因“高官”不满而衍生的诸多公共决策,在民间时有不同版本流传:譬如,站在高处看城市的屋顶“不雅”;路过荒山觉得颜色“不佳”……

二者,决策的自由裁量权过多过滥。2012年4月9日,《南阳日报》发布了当地政府出台的《南阳市深化殡葬改革工作方案》。除了国务院规定的可以保留的坟墓外,方案专门规定:知名人士墓等特殊坟墓,应按规定妥善做好保护、迁移或整理工作。尽管“副处级祖坟”是个带有杜撰式的恶搞,但工作人员也表示,尽管没有明文规定,但“反正我们听上面的,要是领导打招呼就往知名人士祖坟上靠吧”。那么,“副处级=知名人士”这个公式显然也不是没有成立的可能。有些政策无法具体化,但有些制度显然是人为地“留有余地”。譬如有媒体报道称,考虑到作为征收基数的人均收入年度增长,若以9亿元作为2011年内地各省市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平均数,全国31个内陆省市总征收规模高达279亿元——问题是,这笔钱来去都未必那么透明,征收过程中的悬殊与技艺更是令人瞠目。

公共政策与社会资源配置一样,从来都有个“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逻辑。祖坟怎么平整是一回事,因权钱瓜葛而硬是给祖坟分上三六九等,恐怕就不只是个“坑爷”的政策。“副处级祖坟”,但愿只是一个传说。(法制日报/邓海建)

南宁西装订制

沈阳西装制作

枣庄工服设计

图们西装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