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云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榕城深夜出现两轮飙车族车手逾千人多为中学生《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9:22:22 阅读: 来源:云台厂家

夜晚,马路上,不时可看到骑手开着改装电动车、燃油助力车,随意穿插、快速追逐,“轰隆隆”呼啸而过。刺耳的喇叭、炫彩的车灯是二轮飙车族留给市民最大的印象。

那么,这些体验着速度和激情的骑手们是怎样的一个群体?福州有多少飙车党?为何会有如此多的飙车少年?对此,本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一飙车党占据着机动车道,准备出发.

两轮飙车者逾千人许多是中学生

“飙车”扰民现象已成为城市一个“老大难”问题,近日在福州市区更是引起了公愤。骑手们骑的多是非法拼装、改装的电动车或助力车,马力强劲、外表酷炫、个性张扬,其中大部分没牌、或者假牌。

林浩(化名)曾是一名骑手,有着5年的飙车史,多次在南二环、鼓山大桥疯狂过。他说,几年前,福州二轮飙车车队比较少,全福州只有10多个车队,著名的有福州雷霆车队、福州飞狐车队、福州烈火车队、福州ufo车队等,当时玩车的人并不是很多。

如今福州飙车车队是越来越多,据一位电动车改装市场人士的不完全统计,当前在福州,大大小小的车队有几十支,人数规模达到千人以上,包括福州TNT车队、“Lamborghini FZ CLUB”车队、福州飓风电车俱乐部、福州火狼电车俱乐部、福州BOSS电车俱乐部、福州芒果车队、福州灵魂车队、福州极速车队、福州青口迅鹰车队、福州YZB车队、福州追风车队、福州TX车队等。其中YZB车队、TX车队以中学生为主,灵魂车队多数是在福州工作的四川人。

发车后,燃油助力车飘着蓝烟

陈飞(化名)是一名电动车改装爱好者,从初中开始迷上改装车。说起福州的飙车党现象,他认为有两种形态,一种纯粹以改装电动车为乐趣,这群人改装的安全性较高,有自己独立的圈子,很少扰民;另外一种以飙车扰民为兴趣,纯粹为了速度而改装,多数为未成年人,改装后的安全性低,为了飙车不顾个人安危。

记者调查发现,飙车族主要集中在两个年龄段,即14岁到17岁和18岁到22岁,前者几乎为学生群体,后者多为社会青年,其中男性占了90%以上。记者在走访十几家改装店时,发现大部分的改装客户是中学生。

“飙车族几乎是昼伏夜出,也喜欢在市区一些宽敞的主干道过过瘾,其中江滨、鼓山、二环、三环成为最常去的地方,为避免引起警方和市民的关注,他们一般选择在深夜11点至凌晨一显身手。”林浩说。

在林浩看来,多数车队爱上鼓山的理由,是因为鼓山弯道多、难度大,可以练习压弯等技术,具有一定的挑战性,而江滨路段晚上人少、车流量小,适宜练习漂移等技术。从多年前开始,鼓山和江滨备受飙车一族青睐,成了骑手们周末聚集的狂欢场所。

一少年正在练习技术

“想飞起来”追求刺激和个性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巨大的轰鸣声由远及近,从城市街道中呼啸而过,吵得街道两边居民从梦中惊醒,这便是众多人眼中的“炸街党”,将路过街区的市民吵得不得安宁,这是引起众怒的最大因素。

阿成(化名),四川人,福州某车队的队长,初中就辍学,在晋安的一家工厂上班。阿成称自己喜欢这种生死时速的感觉,便组建起了车队,车队里多数是四川、重庆人,有工厂工人、酒店厨师、餐馆服务员,等等。车队几乎每周都会组织活动,要么刷街或炸街,要么上鼓山、鼓岭,私下还会去酒吧、溜冰等场所聚会。

所谓的刷街,顾名思义就是骑着改装车在大街上以极快的速度骑行。“刷街的时候很多小伙伴一起,回头率超高的。”在阿成车队的成员眼中,炸街更值得炫耀,因为炸街声音巨大,更有影响力。

“以前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班、下班、睡觉,那样最无聊了,需要一种力量发泄,所以我选择了飙车,最后迷上了它。”尽管在马路上狂奔的时候摔过,手臂、大腿、脸部都摔伤过,甚至摔过的次数已记不清了,但是阿成还是迷恋着飙车,他说,最大的梦想是买一部重型机车,环游世界。

与阿成不同,还在台江某中学读高一的小江(化名),最开始完全是因为代步的需要。身边一些的同学玩起了改装车后,小江觉得回头率很高,就去请教同学,然后去维修店将车子改装,怕被学校发现,就把车子停在离学校不远的巷子。

后来,小江也加入了学校的一个车队,把电动车改装成为摩托车的样子,还在车子上安装了模拟引擎声响装置和五彩缤纷的疝气灯,启动的时候和摩托车一样轰鸣声巨大。小江说,车队经常讨论改装车,并且组织刷街或者去江滨分组比赛。

“要的就是这种与众不同的感觉。遇交警,跑快点,警车和骑警都跟不上,如果真被逮到了,学校会取保,然后我们继续上学。”小江说起话来振振有词,他说车队里一名车友的父亲是某派出所民警,这名车友曾被抓过两次,都被放行了。

在一家电动车维修店,小江向记者展示了他的改装车,气派和拉风,让车子显得很另类。他说,配件是他网上买的,拿到电动车维修点改装。他还给记者展示了一下车子的性能,一声巨响后,速度飞快,过三县洲大桥,只需要几十秒。

“这种风驰电掣的感觉,像飞起来一样,可以把一切压力和烦恼立刻抛到九霄云外。”小江始终认为,这种极速骑行还可以引起女同学的注意。

现场直击:的士司机不敢追称那是在玩命

记者走访发现,更多的骑手选择在周末的深夜出没,周末几乎成为不少二轮飙车族狂欢的时间。上周末,网友提供线索:有多个车队将会在上三路、江滨大道和鼓山沃尔玛集合,去某处炸街。

上周五晚7点半,记者来到师大门口蹲守,刚到5分钟,就听到远处传来引擎的轰鸣声。几秒的时间内,一辆全副武装车子和戴着头盔的骑手出现在记者的眼前,从公交车和小轿车的缝隙中穿越过去。不到半个小时,就有10多辆改装车无视红绿灯,穿过路口。

在路口,记者看到4个中学生模样的骑手骑着改装电动车停了下来,在打电话,显然是在等人。10分钟后,这群学生便启动车辆,飞速开进师大,顿时消失在夜色中。记者骑着电动车尾随而去,在师大绕了一圈,却发现再也找不着这群中学生。

当晚8点半,记者从仓前路一路骑车到南江滨西大道,在骑行途中,时不时有改装车从身边飞速穿过。当记者再向前看时,车早已不见,只有轰鸣声还在路上回荡。一直到鼓山大桥附近,记者才看到由十几部改装车组成的车队,从身旁呼啸而过,有的车子还在秀车技,有的后面还载着小女生,不时变换骑车花样,左右摇摆、漂移,有时骑手双手离开车把手,记者不由得替他们捏了一把汗。

周六晚上9点半,记者在鼓山沃尔玛门口广场上,看到一大堆改装车在此集合,骑手多数是中学生,不少车子后面都载了两三个人,其中不少是女学生。大约15分钟后,这些车子便往鼓山方向骑去,记者便拦下一辆的士,表示要追前面刚走的飙车党,的士司机认为那是在玩命,当场拒绝了记者的要求。

“每天晚上到了9点多,就会聚集很多改装车在广场上,产生巨大的噪声,严重影响附近广大居民的生活。”一位路过的市民抱怨道。

根治青少年飙车需多方合力

短短几年的时间里,福州两轮飙车群体规模不断扩大,到如今形成愈演愈烈之势,引起了不少市民的担忧。在记者采访中,就有市民呼吁,严处是手段,治本是关键,要形成政府、社会、家庭、学校多方合力,才能彻底根治青少年飙车的行为。

针对青少年飙车的现象,昨日记者采访了福建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谢宏忠。谢宏忠认为,除了青春期叛逆外,这些群体还有多个特点。首先,他们重视朋辈群体,这些人平时就是以结群形式交往,并且互相影响、感染、传播,这当中有人率先做出叛逆、新奇、越轨等举动,就很快有人跟风,变成一个群体的行为。其次,这些青少年刚好处于需要独立、喜欢彰显个性、标新立异、爱表现自己的年纪,对社会规范和规则、法律规章制度往往会表现出很无知。最后,这些青少年行为的养成跟所处的家庭和学校有关系。初中升高中的教育模式,具有一定的筛选性,学习成绩比较好的归到一类学校,不太理想的归到另一类学校,不同学生对自己的要求和定位不一样,群体之间会相互影响、相互感染。

说到如何根治,谢宏忠认为,除了执法部门查处、规劝外,学校、家庭要发挥他们的重要作用。此外,对电动车改装的源头,政府部门应该加大打击力度。

福州某中学的心理老师认为,青少年飙车,家长和学校难辞其咎。不少人从小缺少来自父母的爱,为了刺激、发泄、寻找存在感,所以才迷上飙车。还有不少人由于家庭溺爱、过度放任,才会走上飙车之路。这位老师认为,无论学校还是家庭都应给他们更多的关怀,让他们感受到温暖。

(记者/文 受访者/图)

新世纪福音战士适格者破解版

口袋妖怪复刻腾讯正版

英雄训练师内购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