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云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酷6裁员门究竟谁在滥用暴力dd

发布时间:2021-01-20 03:37:09 阅读: 来源:云台厂家

酷6裁员门:究竟谁在滥用暴力?

看似一场简单的劳资纠纷背后,是盛大暴力裁员,还是被裁员工使用网络暴力反击?

过去的一周里,酷6网“闪电”裁员事件引发的风暴让所有人始料未及。短短几天时间里,微博爆料、视频直击、流血冲突、舆论声讨再到对簿公堂,精彩戏码不断上演,情节切换之快堪比好莱坞动作大片。盛大在裁员过程中的冷酷无情、被裁员工在讨说法时的悲情无限,更是将中国互联网行业独有的“草莽”气质阐释得淋漓尽致。这不由得引发业界深思——— 在这场看似只是简单劳资纠纷事件的背后,究竟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有着怎样的启示呢?

酷6裁员门回放:被裁员工倾情直播“反暴力裁员”

整个酷6裁员事件的曝光具有典型的互联网时代特征。5月18日上午10:05,时任酷6网高级运营副总裁的郝志中(微博)在其新浪认证微博上发出一条微博,只有短短的几句话“愚蠢,卑鄙,冷血的盛大!别诱惑我!我不同意!”,当时无人知道郝志中究竟为何大动肝火,也没人想得到这是一场风暴的开始。

半个小时后,郝志中再发表一条微博,内容是“团结就是力量!真的没有你们这么做事的,你们在摧毁酷6,……现在是战斗的时候,酷6的销售从来不怕打仗!来吧!”。此微博一出,随即引起了媒体业界对于酷6正在经历裁员事件的猜想。当天中午,消息获得了证实,有媒体报道称为了压缩成本提高效率,酷6网宣布裁员20%(150人),全部涉及销售人员,裁员人数占到了整个销售部门的三分之二。消息一出,立刻受到了业内的广泛关注,但真正将之推向公共事件高度的还是18日下午网名为“冰岛中文”的微博用户的一则爆料。

“冰岛中文”在微博中称,在当天上午的裁员事件中,有一些不明来历的闲杂人员出现在酷6上海办公室,随后被员工赶离,但其在下午上班时间再次出现,并带来两名自称是律师的人和“凶器”,暗示员工可能有人身安全上的担忧。有关微博被多名粉丝数过万的高管、媒体从业人员转发后,引起了网友的热烈关注。另外,在微博上,多名被裁员工指责盛大用“身份不明人员”来威迫员工离职。晚上23点左右,昵称为“朱小朱”的酷6员工发布微博称“HR(人力资源部门人员)带来的打手出手伤人了,1名男同事和2-3名女同事受伤”,其后又发布冲突的录像和照片。另一名网名为“阿宝980”的酷6网员工在凌晨零点也上传了一张照片,题注是“女孩都被打了,有图看手臂。”。有关的录像被迅速上传至土豆网等多家视频分享网站,根据视频,员工的确与两名不知名人士发生了肢体冲突。

至此,事件的关注度达到了高潮,“反暴力裁员”的口号被众多酷6员工喊出,盛大的此次裁员行动也被扣上了“血洗”酷6的“美誉”,事态进一步激化。

5月19日上午10时,酷6网官方发出声明称,5月18日出于业务调整需要,酷6网对包括公司分管高层在内的销售团队进行优化和重组,在调整过程中,上海办公室有少数员工煽动闹事、制造谣言,已影响公司正常办公秩序,公司已经取证,并向公安部门报案。当日,随着酷6网“暴力”裁员的消息传出,其在美国的上市股票(NASDAQ:KUTV)当天暴跌逾10%。

5月22日,酷6裁员风波继续向纵深发展。当日下午,酷6网华北区被裁员工在北京召开媒体见面会,原酷6网副总裁郝志中、曾兴晔,以及60多名酷6销售部门被裁员工及部分在职员工联合发表维权声明,打出了“反对暴力裁员,要工作要尊严”的横幅,并表示将提起法律诉讼维权,要求道歉并恢复原岗位。

在酷6被裁员工举办媒体见面会的同时,一直对此事保持缄默的酷6代理CEO朱海发也开始“发飙”,以“致全体员工一封信”的方式,对裁员事件进行了解释。在公开信中,朱海发称裁员风波的缘由,是希望酷6销售能将广告公司返点合同的个人提成部分从16%-17%降低到6%,遭到了原有销售团队的拒绝。朱海发透露,酷6销售成本居高不下,在整个公司巨幅亏损的情况下,销售团队却拿着远超行业标准的千万级的提成奖金。为此,他态度鲜明地强调:“只要有一天董事会没有解雇我,我会用一切合法的手段,让他们离开酷6。”

最新进展被裁员工集体投诉酷6高管裁意已决5月24日上午,酷6网被裁员工40余人赴北京海淀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该局劳动关系科反映酷6网此次裁员情况。员工明确提出,不能接受公司在未向人保局报告,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用一条手机短信就把150名销售部员工粗暴裁撤。据了解,部分员工还反映了社保欠缴的问题。此前,酷6网人力资源总监俞鹏曾向媒体表示,欠缴社保系工作环节疏漏,目前已全部补缴。俞鹏还出示了海淀社保基金出具的114万元收款凭据。

同日,酷6发布了截至2010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酷6本季总营收为660万美元,比上年同期的 收 入240万 美 元 增 长178.5%,比上季度的收入680万美元下降3.0%。财报披露,酷6本季的运营费用为910万美元,同比增长65.0%,持续经营业务的净亏损为1090万美元,比增9.9%。

此外,酷6还在财报中首次披露了此次裁员的时长和费用。“此次重组将裁减酷6传媒员工总数量的20%左右,这部分员工全部为销售部门员工。酷6将在两个星期内完成重组;以此计算,裁员将在6月1日完成。公司预计约100万美元的非经常性重组费用将在2011年第二季度发生,并且2011年第二和第三季度的收入可能将受到负面影响”。

此前,有酷6在职员工称,目前酷6网的销售部工作已完全瘫痪,正在执行的项目全部停止,酷6网广告销售团队已经接到了来自中移动、宝马、百事可乐、可口可乐、纳爱斯、宝洁以及奥美、尚扬、华阳联众等多家客户和代理公司的质疑甚至撤单和赔偿的要求。

亦有媒体报道称,裁员漩涡已波及到酷6的业务,有多个广告客户对酷6提出质疑甚至撤单和赔偿的要求。

第三只眼看酷6裁员门事到如今,酷6裁员引发的这场大戏还在进行之中,由于双方已经上升到了对簿公堂的阶段,未来的结局究竟如何,只能留给法律去判断。但即使如此,这场风波暴露出来的问题已经值得我们深思,是什么原因让酷6选择了裁员?又是什么原因让酷6在裁员的行动中如此“简单粗暴”?在被裁员工的维权行动中,借用微博披露“暴力裁员”是否有炒作的嫌疑?这些问题实在有必要好好探究一番。

酷6裁员:视频行业高薪好日景不再虽然在裁员过程中,盛大对于酷6销售团队的处理手法受到了广泛批评,但就裁员行动本身而言,此次盛大的出手的确有着不得不为之的苦衷。作为国内最早一批从事网络视频业务的网络公司,酷6从2006年开始上线运营,2010年8月借道盛大旗下的华友世纪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全球首家上市的视频网站。但这个“第一”并未给酷6带来太多实质性的帮助,根据财报显示,2010年酷6网净亏损5150万美元,全年营收仅为2030万美元。去年底,酷6手头的现金只剩2700多万美元,经营形势已经相当严峻。而本月24日酷6发布的2011年第一季度财报更是显示,截至2011年3月31日,酷6所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720万美元,比2010年底的2730万美元减少了1000万美元之多。对此,酷6代理CEO朱海发表示,基于目前现金状况,公司在二季度结束时需要相当数量的资金支持,因此在5月26日,酷6将召开特别股东大会,讨论向盛大发行1亿美元股票的交易。

经营成本的居高不下,显然是酷6最终决定裁员的重要原因。有数据显示,2010年酷6总营收为1655.6万美元,而所花销售费用达1619.6万美元,也就是说其销售费用占总营收达97.8%。而优酷2010年总营收为5865.1万美元,销售费用为1973.3万美元,销售费用占总营收仅为33.6%。对此问题,酷6人力资源总监俞鹏在媒体沟通会上特别强调,“2010年我们销售收入应该在1.6亿元左右,销售总成本达到1.27亿元,销售收入和成本不成比例”。

员工维权:尊严无价就可采取过激手段?

对于“销售成本过高”的说法,酷6被裁员工显然并不认同。在5月22日发表的集体声明中,酷6被裁员工称:“在4月15日销售部大会上,盛大首席投资官、酷6网代理CEO朱海发先生多次对销售部业绩作出表扬,在4月21日酷6网全体员工大会上当着公司400多人称赞销售部第一季度超额完成任务,是公司业务发展的引擎,怎么现在说是我们业绩不佳?实在不能接受。另外关于销售成本偏高的说法我们也觉得没有根据,我们的销售成本一直在视频行业中处于平均水平,不能把相关的公司运营费用都算为销售成本,这是一种偷换概念、不公平的说法。”

显然正是因为感受到了这种不公平,酷6被裁员工在其维权行动中的态度才格外坚决,甚至不惜利用微博等舆论工具将劳资双方纠纷的每一个细节都进行了实时播报,以达到吸引更多关注和声援的目的。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其主打的“暴力裁员”这一悲情牌似乎有些过头了。针对酷6网暴力裁员的传言,酷6代理CEO朱海发和人力资源总监俞鹏都予以坚决否认,并直斥这种行为是造谣。

而在5月22日被裁员工发表的声明中,“暴力裁员”这一说法的消失似乎也在支撑着朱海发和俞鹏的说法,这不禁更加让人怀疑“暴力裁员”的真实性问题。对于这一问题,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王青斌表示:实际上劳动合同法,包括劳动法,都赋予了员工很多的权利,去维护自己的权益,但在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同时,不通过合法途径,致使可能会受到行政处罚或者刑事处罚,这样就得不偿失了。(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屠龙志

笑傲红尘回合制竞技最新版

1010众富娱乐

双彩网彩票官网APP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