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云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垃圾肥料污染土地谁该反思

发布时间:2020-07-13 12:29:45 阅读: 来源:云台厂家

网上舆情要览:即便菜农们使用的垃圾肥料最终被检出不符合规范,公众对这件事的关注,也不应止于口水化的批评和情绪宣泄。除了职能部门采取必要措施将损失降到最低之外,更值得讨论的问题是:当世界各国都在让生活垃圾“变废为宝”,并通过垃圾堆肥处理技术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时,为何我们这里的有毒垃圾和可回收垃圾总是混在一起,为何垃圾分类工作一直难以推进,为何我们的农民迟迟享受不到这种既经济又安全的新技术?

新闻背景:

记者调查发现,广州市番禺区不少菜农采用未完全处理分类的垃圾来堆肥。垃圾中有废电池、药瓶子、碎玻璃、牛奶袋、塑料盒,与部分树叶与土壤混合在一起,上面爬满了蜘蛛、苍蝇、蠕虫。据菜农介绍,这样的垃圾肥是200元一车,4亩地可以用2-3个月。知情人称,这些用作肥料的垃圾可能来自附近的一处火烧岗垃圾填埋场。(12月25日 《南方都市报》)

媒体论道:

以垃圾为“肥”背后的土地生态“灾”变

嫩绿的蔬菜竟在重金属垃圾的“烘培”之中孕育,确有些触目惊心。电池和塑料覆盖着的土地,也许依然肥沃,却不再有清新的气息。污浊的颜色,变异的成分,如所有急遽发展的城市郊区一样,这里的农地似乎只能靠工业化学的毒物来维持长育果蔬的养分。城市扩张,工厂环绕,逼仄着本就日益稀缺的农作物用地。番禺“垃圾种菜”戳出的则是,灯红酒绿的都市文明之外,一亩正常的“田地”亦难觅得的悲怆现实。

所以,批判的道德大棒也就不能单单挥向采用“垃圾肥”的菜农。他们应该对这种庸常的恶负一部分责任。倘不是出于投机取巧杀鸡取卵的短视心理,也不至于为省钱便以分明未分拣干净的固体垃圾作肥料。可,同时,他们亦是粗粝的工业文明所带来的生态恶化大背景下的受害者。抑或者,还可将此种“菜篮子危机”归咎为质监部门的把关不严,垃圾场的见利忘义。总之,线性的罪错认定虽与情理相合,却无以抵消背后的环境灾变之实。

城镇化大跃进势头依然强劲,但城市人的生活总离不开五谷杂粮、瓜果蔬菜的滋养,菜农恐怕是永远都不会完全消失的一个职业。城市辐射范围的蔓延,间接刺激了少数拥地农民的“致富”机会,比如种菜自卖。一般情况下,在农村生态并未失衡破败之时,由庄稼秸秆、牲畜粪便构成的传统有机肥来源很充足。是一种比化学肥料更绿色和富于养分的堆肥方式。

而今,工业化伴随着征地拆迁快速扩张,建筑、工业、生活垃圾愈来愈多。与城市毗邻的农村土地一方面成了城市垃圾的倾倒及处理场所,另一方面则因这种垃圾的人为迁移积累和承受着越来越多的污染。传统的“农家肥”自然早已绝迹。为了让日渐贫瘠的土地仍保持足够多的产出率,只能借助于工业肥料来透支。没有了过去的青山绿水,绿油油的庄稼地,田地与成堆的垃圾和工厂的浓烟、污水相伴。到最后,危害“堪忧”的重金属也被当成肥料播撒在地里,不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吗?

没有农村的城市文明终难持久。拱卫于城市边缘的农村土地,理应在轰轰烈烈的“造城运动”中得到呵护。试想,如果繁荣的城市周围连一片像样的菜地都无,那该是怎样的荒芜和不幸。民以食为天。而“食”的根本来源,就是农民的土地。没有了农地存在所赖以依靠的生态体系,绿色健康的果蔬,也就只是一个梦。

当下的转基因、绿色食品争议,牵扯到的亦是土地生态之争。城市化过程中,如能考虑到绿色种植的需要,保全相当面积农地及周边环境的完整,农民也不至于就地取材以垃圾为“肥”。健全农村与工业土地属性及边界的划分,将工业的废弃物阻隔在庄稼地之外,才是避免类似“菜地悲歌”重演的关键。(中国网 王艳春)

内江设计职业装

珠海定制西装

来宾西装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