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云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终于等到你来说爱我[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09:53 阅读: 来源:云台厂家

我看着行行色色的人从我眼前走过,那些你,只留给我一个背影,我在挣扎,我在奋力抓紧,你那要消逝的,不可能挽留的,我怅然。这世界过于赤裸裸,也照样只能让我膛胸面对,可是我不,我在用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麻木自己,我希望自己不要醒来,不然,那会多么的可怕。

[1]

我想,我真的是老了。

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全身的不完美,手上,肘上,颈上,直至脚裸,伤疤历历可见。

给自己一个微笑,眼角皱纹凸现出来了,眼袋很深,眼睛黑的象国宝熊猫,不知道是眼线的缘故,还是其它?

段文舟又是一夜没有回来,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醉生梦死?

满屋子都是烟味,酒味,指尖的烟,还在燃烧,烟圈一致呈上升的姿势。

灯又坏了,只有烟火,忽明忽灭,还有我倒瘫在地呼吸的声音,断断续续。

他的手机,终于接通了。

喂,喂。。。

里面一直没有回应。

啪,我把手机摔到墙角,分成两半。

[2]

拉开窗帘,屋子里倏地亮了起来,昨晚我竟在地板上躺了一夜,浑然不知睡了过去。

屋里有股腐烂的气味,让我作呕,还是因为喝多了酒想吐,阳光刺得眼生疼。

我突然觉得饿得慌。

我都忘了米饭是啥味道,还是白然在的时候吧,突然间想做一顿早餐,给自己,给段文舟,想必他会很惊喜吧。

头发乱蓬蓬的,不想洗脸,不想漱口,什么都不想,只想好好的做次早餐,我怕一去做别的事情,我就没了那个心情。

打开冰箱门,里面只有百威,哈尔滨。我都忘了是有多久没去超市买菜了,好不容易看见两个鸡蛋,穿着拖鞋去楼下杂货店买了筒面,走进厨房,一股臭味鼻而来,灰尘都有三尺厚了,鸡蛋不小心打烂一个,原来是过了期的,腐烂的。

段文舟是时候回来了吧。

这次他又带回了一个女人,不是上次那个,他每次带回来的女人都不相同,我知道,那些女人不会来第二次。

看着他带回来的那些女人,发现,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和白然的眼是那么的相象。

呵呵。。。我笑了笑。是讽刺的笑。

段文舟,我嘲笑你,明明爱白然爱的那么刻骨,却还口口声声说恨她,你恨她,可你更爱她。

我看着那个女人扶着喝醉了的段文舟,我用不屑的眼神从她身上藐过,因为我知道,她只是陪他睡一晚的女人,而我。才是陪伴他一生的女子。

那个女人穿着高跟鞋,嗒嗒。的走了。

我看着躺在床头的段文舟,眉头紧锁,伸出手,摸着他的脸,段文舟,有多久你没有舒心的开怀笑过了?

突然间,有一股冲动,我低头,俯身,吻着他的唇,用尽全身的力气。

他推开我,给了我一巴掌。

其实,我知道,他是醒的,所以才不顾一切的吻了下去。

你疯了?他对我说。

段文舟,你每天和不同的女人上床,为什么那些女人里不能有我?

他又给了我一巴掌。

犯贱。

呵呵。。。我笑了笑,看着他笑,看着他流出了眼泪,我说,是的。段文舟,我就是犯贱。贱得可以。所以才会在你的身边呆了七年,还不舍离去。

他说,滚。

段文舟对我说,滚。他要我象白然一样滚,滚的越远越好。

可段文舟,我不是白然,我不会滚,不会离开你,因为我比白然要爱你。

[3]

第一次见到段文舟,是白然牵着我的手,住进他家,他从二楼走下来,身影是那么的高大。他笑着捏我的脸,叫我的名,他说,如玉,如玉,如花似玉。

我看着他笑,笑真美,象花儿一样。

然后,他牵起白然的手,再不曾放开。

是的,那是七年前的段文舟,很有钱,我和白然住进他家,当起了太太和小姐。

我看到段文舟把白然捧在手心里,如珍似宝。爱屋及乌。段文舟对我也很好,他会一遍一遍叫我的名,如玉,如玉。+*

甚是好听。

可惜白然爱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钱。

所以一年内,段文舟失去所有。他的妻子,孩子,房子,票子,一无所有。

是的,白然是第三者,段文舟有老婆,因为白然,他火箭离婚,连自己孩子也没要,可想而知,他有多么的爱白然。

可,段文舟,白然不值得你爱,她爱的是另一个男子,那个男子是烟鬼,酒鬼,赌鬼,可白然还是爱,很爱很爱,那个男子承诺说,只要白然有办法替他还清赌债,他就带她远走高飞。所以,她信了,她照做了,而段文舟,你就是那个倒霉鬼,而我,就是那个没人要的孩子。

白然没带我走。

我不恨她,反而,我要谢谢她,谢谢她让我在以后的日子留在段文舟身边,谢谢她给了我机会。

他说,你跟着我干吗?如今我什么都没有了,还跟着我干吗?

我看着他笑,不说话。

段文舟,不管你是很有钱,还是穷光蛋,我都要跟着你,这一辈子,我跟定你了。

他没有甩开我,我知道他不会的,他不忍心,就算我是陌生人他也不会,何况,我不是陌生人,我是和白然唯一有联系的人。

他把我留在身边,也是为了怀念白然吧。

以至于后来,我俯在他耳边说,段文舟,其实你一点也不恨她,如果你恨她,你当年就会恨恨地丢下我,可你没有。

[4]

我带着不同的男人到我们住的地方,而每次都选你在的时候,我和他们在你面前接吻,狂欢,嬉笑,然后,余角瞥向你。

段文舟,你究竟有没有在意过我?不是亲情的爱,而是男女之爱。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段文舟再没带过女人,我以为他悬崖勒马了,我以为我刺激到他了,原来只是空欢喜一场,反而有更大的悲伤让我无所适从。

是的,无意之间,我看到了他的病历,癌症晚期,病人,段文舟,三个字,郝然醒目。

我所有的任性与坚持在这一刻侵然解塌。

段文舟,我不许你死,我的生命还有那么长,你有责任与义务必须陪我一起走下去。。。

我要他去住院。

他有一瞬间的愕然,然后,平静。

他死活不肯。

我大嚷,段文舟,我不许你死,不许你死。

我紧紧的抱着他,终于有这么一刻,他不会再拒绝我。

我说,段文舟,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你前面。

我知道,癌症治疗,需要一大笔药费。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凑足足够的钱。

如今,我不是在跟别的女人抢夺段文舟,而是跟时间在挣夺。

我不再允许他抽烟,喝酒,打通宵的牌,从来没有听过我话的他,这次显的特别安静,如果他逆着我,我反而舒服些。可他这般从我,我倒是心疼起来。

有段时间,我没有回过家,我和段文舟的家。

我在做情人,别人的情人。成为了第三者,和当年的白然一样。

命运真是可笑啊,我竟然走白然的老路。

我没有想到,从未在意过我的段文舟,在三个月没见到我后,会找我,跟踪我,他看到我与不同的有钱人进高级公寓,然后离开。

当我拿着一沓厚厚的钱放在他面前。

段文舟,去住院吧。

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钱从哪来的?

我不看他的眼。

我有办法的。先住院行吗?

他把钱一扔,满屋字的钱在空中旋转,然后,飘落,我到后来想起这个画面,多象撒在空中的花瓣,为我和段文舟撒的。

颜如玉,你跟白然一样,那么犯贱。

段文舟,是的,我是犯贱,我们都是为了自己爱的人犯贱,只是她爱的人不是你,而我爱的人是你。

他又给了我一巴掌,我已经不记得这是他第几次给我的巴掌了。

我看者他的眼,一字一顿的说,段文舟,你这是在逃避,你想打醒我,我告诉你,今生今世,你是打不醒我了。

[5]

段文舟没有去住院,癌症晚期。

段文舟走后,我恶吐的厉害,我想,我快是要死了,文舟,我只是慢了你一步。

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怀孕了。

呵呵。。。我笑的如此苍白无力。

品尝自己眼泪的味道,我彷徨呐喊,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几日之后,我翻看他的遗物,在一个陈旧的抽屉看见一个黄色的信封,我以为是给白然的,可看到三个字,颜如玉。我的名字。

满纸的字我没看进一个字,只有一句话进入了我心里。

如玉,经年之后,我已经分不清,我究竟是放不下白然,还是爱上了你,可你是白然的孩子啊,我怎么可以?

亲爱的段文舟,我终于泪流满面。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